26个大龄女性共建养老社区,男友可以留宿
一条
2023-10-17 09:12:43
缓解经济和养老压力。

来源:一条(ID:yitiaotv)

一条曾报道过很多女性共居的案例,

这种新型生活模式,

意味着解绑婚姻与性爱,

人可以选择志同道合的朋友成为家人,

长久亲密地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图片

英国大龄女性社区:新园

图片

“新园”里共居的女性,© Pollard Thomas Edwards

在英国,

26位单身大龄女性共建社区,

拥有各自独立的公寓,

共享花园、客厅等公共空间。

图片

拼团买房共居的金荷娜和黄善宇

在韩国,

两位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

选择在适婚年龄拼团买房,

共同分担家务,

督促彼此成长。

在中国,

两个90后女性

决定成为柏拉图式生活伴侣,

履行责任,也对关系持开放态度。

在逐渐形成的“单身社会”,‍‍‍‍‍‍

如何缓解经济和养老压力?

与女性共居生活,

如何理财、分配家务、互相陪伴?

这几个故事或许能给人启发。

图片

这是一条位于伦敦北部的老式维多利亚风格的街区,熙熙攘攘。而走进其中的新园,又是私密安静的,它按维多利亚风格来建造,和周边融入。

新园共有25间公寓,目前住了26位奶奶,年龄从50多岁到90多岁。

图片

瑞秋和她自己做的小提琴

瑞秋今年85岁,退休前她是小提琴商人,也是大提琴演奏者,她的公寓除了主卧,还有两间客房。

整个屋子堆满了她毕生的收藏。175年历史的挂钟,她自己亲手做的小提琴,一整柜子的唱片,曾曾祖父在美国南北战争中立功,被授予的宝剑;她很喜爱阅读,客厅有两个巨大的书柜,厕所间的一整面墙也全是书。卧室墙上挂满了画,“每一张的来历都是故事。”她说。

图片

大概每两周有一次聚餐

新园每栋公寓有阳台或露台,正对一楼的花园,细节按老年友好的方式设计,轮椅可以方便通行。

同时有花园、厨房、客厅等公共空间。奶奶们早上一起喝杯咖啡,下午打太极、练瑜伽、每两周一起做顿饭,还有各种大小会议。新园是“奶奶自治”,一切事务都由居民们协商决定。

2016年的圣诞节前夕,这里成为英国首个老年女性共居社区,入住条件是50岁以上的单身女性。住户可以交男朋友,但男方居住的时间最长为6个礼拜。如果两人决定共同生活,就必须搬出社区。

图片

左一为新园(New Ground)发起人玛利亚·布伦顿(Maria Brenton)

英国是最早进入老龄化的国家之一,在2015年,65岁以上人口占比达到17.93%。新园最主要的推动者之一,玛利亚·布伦顿,1990年代在威尔斯大学研究高龄化相关社会政策,她发现英国独居的老年女性数量高于男性,因为女性的寿命往往更长,男性丧偶后,倾向于再娶,但是女性年老后,更加渴望独立。

在一次参访中,玛利亚·布伦顿观察到荷兰的高龄共居模式,认为这种模式能够提升幸福感,减轻医疗照顾系统的压力,便酝酿把这个概念引进英国。1998年,她在一次活动中阐述了这个构想,参加活动的女性深深受到吸引,会后她们聚在小酒吧,讨论如何在伦敦实现以单身女性为主体的住宅。

“老年女性共居小组”(Older Women’s Cohousing Community,OWCH) 因此诞生。

图片

瑞秋的公寓正对花园。新园的公寓都有露台或阳台,对着公共花园

瑞秋2002年加入了OWCH,当时她61岁,丈夫已经去世,孩子们也长大离开了家,她独自生活,经营小提琴生意。她在泳池的更衣室里偶然看到一张OWCH的宣传单,上面写着——你是对共居感兴趣的年长女性吗?

瑞秋开始每月去参加小组的聚会。因为单身女性共居在英国是一个全新的概念,过程中她们经历了太多失望挫折,新园落成时瑞秋已经78岁。

最大的挑战是社会氛围和取得土地,OWCH最先面对的是年龄歧视,比如官方即使接受共居住宅概念,但倾向年轻人优先。直到2013年第5个选址才游说成功,计划获得了议会许可。

图片

奶奶们和建筑师紧密合作,参与了从头到尾所有规划

“我们可以自己挑选建筑师。选择了一家愿意和我们紧密合作的事务所,他们对我们进行了训练,达到建筑系大一大二学生的水平,我们描述想要的社区,所以最后造出来的公寓每一间都有自己的个性。”

设计也顾及老年人的居住舒适度,建筑物外层全面包覆隔热层,将室内温度保持在舒适范围内,减少空调等耗能设备的使用。

公寓房型有11间单人、11件双人房(两间卧室)、3间三人房(三间卧室)。在和建商和地方政府的斡旋协商中,OWCH始终坚持部分公寓用于租赁,所以25间公寓中,17间是个人买下,8间用于社会租赁,

新园居民的背景很多元,有人14岁就辍学进入社会,也有念完博士的,职业上有艺术家、家庭护理师、记者、大学老师、行政管理人员等等。

图片

奶奶们用泰晤士河边的碎瓷片,做的马赛克装置

另外还有一座菜园,种蔬菜水果。夏季,蓝莓、番茄、西瓜陆续结果。谁种的谁就收获第一波,其余的也吃不完,都放在公共空间里,大家自取。“我们会从每个公寓收集原料,自己堆肥。”

图片

图片

夏洛特(70岁)和希拉里(72岁)最近一起过了生日

居民们根据自己的专长和兴趣,组成了这些委员会和小组,其他还有财务委员会,管理委员会,园艺小组,家务小组等等,每位居民都至少参与了一个,大家会讨论新园的未来,不论是从经济上还是社会影响上,都希望新园可持续发展下去。

图片

每月一次的社区大会

新园是完全自治的,每月的第二个星期六,所有人都尽量参加“社区事务大会”,大家在会上提案,必须至少80%的人同意,提案才能够通过。

“如果有人不同意,她可以提出否决,散会后去寻找别的方法来处理,等下一次事务大会,提出一个替代或修改的建议。我们希望确保没有任何人被忽视、不被倾听。”

图片

80岁以上的奶奶们比拼谁能碰到地板

奶奶们还发展了好几个兴趣小组。每周一是瑜伽课,周三有太极课,还有园艺日,电影之夜,“和别人一起看一部好电影,之后再一起讨论的感觉非常好。”

薇薇安今年78岁,入住之后,邀请自己的瑜伽老师每周过来给大家上课,已经持续了6年。大家会互相介绍信任的园丁、理发师、理疗师,分享这些生活讯息。

图片

© Pollard Thomas Edwards

朱迪说,“在我这一代人中,许多人离开了家,搬到不同的地方接受教育,遇到不同地方的伴侣,你没有待在出生的地方,我来自爱尔兰,很多人在五六十年代移民到伦敦工作,我们是流动的一代,在异乡建立家庭。”

图片

图片

金荷娜和黄善宇

一起买房、一起生活,是我的主意。

我19岁从家乡釜山来到首尔之后,除了短暂寄居在亲戚家以外,都是独自“漂泊”。我渐渐发现,一个人生活其实消耗了我很多的能量。

独居的时候,我的失眠症很严重。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反复检查门窗有没有锁好。一躺下来,总觉得家里有声音,瞬间就清醒了。

有一次,我回釜山看望爸妈。早上醒来之后,我听到厨房里锅碗瓢盆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早饭的香味,突然鼻子一酸,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温暖了。

但是我很清楚,如果只是为了摆脱孤独就结婚,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所以我开始了解共享住宅,也在试探好友,愿不愿意和我一起住。最后我想到了一个绝佳人选:黄善宇。

我和善宇是2010年认识的,我们俩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釜山人,生日只差了6个月,家里都有一个哥哥。我们毕业于延世大学的同一个学院,都做文字相关的工作。我们都喜欢音乐,喜欢喝酒,经常在演唱会和酒吧里偶遇。我们都没有结婚,还都养了两只猫……

我和善宇提出这个建议之后,她也很心动。毕竟我们都40岁了,到了该稳定下来的时候。

图片

金荷娜和猫咪“永裴”

我们互称为“同居人”,有点像室友和夫妻的结合体。

我们首先是决定一起买房。独居的时候,为了省钱,只能租三四十平米的紧凑型小房子,厨房、卫生间、玄关都挤在一起,而且每两年就要搬一次家(韩国租房是两年起租)。现在两个人带着四只猫,不如凑钱买一个宽敞的房子。

最后我们选中了在望远洞附近一个100平米、三房两卫的公寓,有很多朋友都住在这一带。因为善宇喜欢阳光,我特意选了一个明亮的房子,透过客厅的落地窗就可以看到汉江。

房子的总价其实大大超过了我们的预算,我们就以“就当把女儿嫁出去了”的理由,争取到了父母的资金支持。房子总价的20%是贷款的,还款期限10年,也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偿还。当时善宇是大公司的部门经理,而我是自由职业者,收入不固定。我们计划每个月善宇还大部分,我帮着还一点,在我有大笔收入进账的时候,再一次性多偿还一些。支付首付尾款时,我算上了所有即将入账的收入,才勉强凑齐了钱。

2016年12月,一个冬日的午后,我们两个女人和四只猫一起搬进了新家。在四十年的人生中,我们第一次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

同居之后,我们所有的生活物品都是共有的,两个人都有的家具、电器只留一个,各自的书籍、唱片、红酒、美食就可以一起享用。

但我们毕竟不是夫妻,很多事情也要算清楚。我们开了一个家庭账户,每个月分别往里面存入同样金额的钱,作为共同的生活费。

图片

客厅不大,但很温馨

夫妻间会遇到的磨合问题,我们也会遇到,比如家务分配。

在普通的婚姻家庭里,一般有“内人”和“外人”两个角色,大多数时候赚得多的是外人,赚得少的就多负担一些家务。

在我们家里,我在家工作,很自然就认为我是内人。我又是一个高度敏感的人,只要在家,就总能看到需要做的家务。不知不觉地,所有的家务都是我来做。但我们俩在生活费上又是公平付出,这样的生活方式就不合理了。

后来我想,与其为了家务争吵,不如直接换算成钱。我和善宇提议,如果我在某一周做了更多的家务,她就要给我支付家务报酬,善宇很爽快地答应了。

图片

午后的阳光洒在家里,是她们最喜欢待在家里的时刻

刚才说到我和黄善宇有很多相似之处,其实同居之后,我才发现,我和善宇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我是一个极简主义者,善宇则是典型的“囤积狂”。搬家之后,我们家里几乎都是善宇的东西,光是身体乳就有十多瓶,根本就收拾不过来。

刚开始同居的时候,我们经常因为这些事争吵,甚至会吵到声嘶力竭,大哭大闹。好在我们都有几十年的社会经验,知道不可能改变对方的行为,也没有谁对谁错。想要一起生活,还是需要一些团队精神。

我们彼此都退让了一步,我不再强迫自己保持整洁,善宇也开始控制自己想要拥有更多物品的欲望。慢慢地,我们找到了一个平衡的状态。

图片

下厨的善宇

我们逐渐解锁了很多,双人带来的生活便利。

比如我是个料理白痴,但是善宇擅长做菜,烹饪对她来说是解压的事情,哪怕是加班很晚回家,她也会帮我做好第二天的饭菜。而我更喜欢收拾和洗碗,每次把善宇弄乱的厨房收拾干净的时候,我就会有一种变态的满足感。

图片

两人完成“书籍集合”之后,发现有不少一样的书

据统计,韩国一口之家的比例占总人口的27%以上,当今社会由一对男女紧密结合而成的家庭单位不再是唯一的答案。我把我们的家庭结构称为W2C4,也就是两名女性、四只猫(Women2Cat4),一个很稳定的分子结构。

如果有人问我,有没有因为家里没有男性而感到遗憾的时候?那我可能会说,有那么一次。

那天我们家楼上的公寓漏水了,淹到了我们家,把壁纸和地板都泡烂了。但是楼上的大叔看我们是两个女的,坚持说他们家没有责任,最多只能赔我们一半的损失。如果我们家中有比他更加健壮的男性,他还敢这样说吗?肯定不敢。

图片

黄善宇和猫咪“吾郎”

我形容善宇是一只“大型犬”,特别像金毛,每天都充满活力。她喜欢运动。在她的影响下,原本只会散步的我,也开始学习游泳和骑自行车,现在我已经能沿着汉江一口气骑50公里了。

善宇还特别勤奋,我从来没见过她偷懒摸鱼。反观我自己,因为在家工作,经常会有懒惰的时候。但是一想到善宇这个榜样,我还是会强迫自己打开电脑。

图片

好友常常在家里聚会

我们的生活从来不会无聊。同一栋公寓楼里还住着另外两对我们的好朋友,我们六个人成了一个小团体,常常串门,帮忙照看彼此的宠物。一周的工作结束后,我们会自然而然地聚在一起,在附近的酒吧喝到深夜,一同走回公寓。

和善宇同居以后,每年我们会一起回釜山休假,过几天在首尔无法享受到的海边生活。好几次我们开玩笑说,老了之后就回釜山生活,在海边开个酒吧。久而久之,这就成了我们的养老计划。

图片

图片

日剧《无法相恋的人》一对无性恋的男女组成家庭

我们两个现在是处于柏拉图式生活伴侣(PLP, Plantonic Life Partnership)的关系中,PLP在加拿大也算是一个新鲜事物,它是指两个人结成伴侣关系,但这种关系的基础不是浪漫爱(爱情)或性关系

有一部日剧叫做《无法相恋的人》,里面讲的是一对无性恋的男女,组成了家庭,他们对任何性别的人都感受不到吸引力,但是可以结成亲密的生活同盟,算是东亚社会里比较贴近PLP的描述。

PLP并不限定性别,可以是两个同性好友,也可以是异性好友来组成。我们两个人之前也各自谈过恋爱,有过男朋友。

PLP与友情的根本区别,就是它的“承诺性质”。

假如两个好朋友合租的话,大家会预期这个合租是暂时的,最终他们会各自结婚,搬出去。但是PLP关系,往往是以同居(长久在一起生活)为最终目标,有时候,爱情关系甚至是要为PLP关系让步。

所以我们俩如果遇到矛盾的话,不会随便就想要放弃这段关系,而是会抱着想要继续下去的心态,共同经营。

但同时它也是一个开放式关系,如果一方想要与其他人约会恋爱,也是没问题的,当然这也是我们自己之间约定的。

图片

家中的书架

两人是通过读书认识的

我们两个最开始因为兴趣爱好相近成为网友,因为同城就慢慢多了很多线下接触的机会,时间久了就发现彼此非常合拍。当时啵啵茶先从两个新加坡女孩写的文章里学到了PLP这个概念,之后就冒出了想要和夏夏尝试一下的想法。

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不婚主义者,更不想要生小孩,但我们都还是希望可以找一个生活上的伴侣,互相陪伴。

图片

共享的果盘

如今我们俩共同生活了半年时间,对这段关系挺满意的。

我们两个都是居家工作,有各自的卧室和工作台,能保证独立的空间。

在家务和生活习惯上,也是一个慢慢磨合的过程。比如我们两个做家务的模式是不一样的,啵啵茶上班期间出来倒个水,发现地上有点脏,可能顺手就把那一块给擦了,但是夏夏是会特定找出来一天的时间,一口气做很多家务。

后来的一个协调就是,啵啵茶随手做一些打扫,负责一些客厅和角落,那夏夏可以多负责厨房,它是一个比较好控制的范围,可以用一整块的时间来清理。

做饭也是接近于对半分,但我们并不会局限说,我做了这顿,你必须要做下一顿。通常来说,一个人做主厨,另一个人会过来搭把手,在旁边切个菜或者收拾一下厨房。

我们以前觉得家务就是要平均分配,但后来发现,做到绝对的公正公平是一件挺难的事情,每人每天的状态不同,有时候多做点,有时候少做点,它是一个动态的平衡。

图片

家中的猫猫

其实我们两个之前都有跟男生同居的经验。啵啵茶上一次同居的男生,他的家庭是爸爸在外面赚钱,妈妈是家庭主妇,他的潜意识里可能觉得女性要做得更多一点,所以压力蛮大的。而且浪漫爱会因为这些小事,一点点被消磨。

虽然在PLP关系里,我们俩是可以跟别人约会的,但是到目前为止,好像都不太有动力去寻找爱情了,两人确实对浪漫爱的渴求是在下降的。

因为我们在生活上彼此支持,关系也有承诺性质,确实已经获得了传统浪漫关系里的亲密感和安全感。而且我们俩工作都挺忙的,业余有很多活动,重新去约会和认识一个新人,这个过程还蛮累的。

在以前,我们似乎更想要体验多巴胺上脑、心动刺激的浪漫爱感觉,但那也可能就是一个短期的东西,体验过了就好,并不一定要长久地拥有。对于未来,我们希望继续和对方把这段PLP关系经营下去,也乐意保持一个开放的心态,一起迎接可能会出现的挑战。

-END-

本文来源公众号“ 一条 ”,AgeClub经授权发布,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AgeClub立场。

用户头像
发表文章3篇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