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eTalk | 当「老龄整理」成为新职业:从收纳老人的家,到整理老人的心
吴若曈
2023-05-05 09:53:07
不要把他们的记忆,丢在垃圾桶里。

开篇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有2.6亿人,占总人口比重达到18.7%。

居家养老的倾向对住宅的适老化提出了新的要求。怎样为银发群体打造宜居和舒适的居家环境,将成为老年领域的重点和难点。

为此,AgeClub邀请到国际职业整理收纳师协会CALO创始人兼理事长、日本生活整理师协会(JALO)首位中国认证讲师敬子,和她一起深入探讨老龄整理的必要性和价值,并在借鉴国外经验的基础上探索未来跨界合作的空间。

图片

敬子老师

国际整理收纳师协会CALO创始人兼理事长

日本JALO协会认证一级讲师

美国ICD慢性整理无能研究所基础认证及一级老龄整理专项认证中国首位获得者

● 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国内整理业界知名导师,被誉为“整理教母”。

● 得到APP《如何做好断舍离》课程作者,出版整理畅销书《了不起的居住者》,主编《亲子规划整理术》《整理师手记》《惯用脑收纳术》《惯用脑整理术》。

图片

规划整理塾(CALO)是对生活整理师(Life Organizer)进行培训、认证、从业支持的组织,是IFPOA国际职业整理收纳师协会联盟中的中国唯一代表机构,是日本生活整理师协会(JALO)在国内唯一合作伙伴,与美国慢性整理无能ICD协会相互支持,总部设在北京。

目前,CALO已经进入全国近200个城市,协会发放认证覆盖近万人,培养业界高端的懂咨询会设计能规划的生活整理师接近千位,出版的书籍作品及短视频获得了广泛的影响和传播。

PART 01

慢性整理无能与老龄整理:

老龄化社会的痛点和帮助

1. AgeClub:您最初是怎么关注到老龄整理领域的?出于怎样的考虑将老龄整理作为一个专项培训项目?

敬子:我正式开始这方面的学习应该是在疫情第一年。2019年的年尾,我和我们协会的副理事长完成了相关的国际认证。但是我早在2017年就意识到了老龄整理的困难现象。对我而言,老龄整理实际上来源于实践。

对于专业从事整理收纳的人,遇到这个人群的概率其实并不低。只是当我们遇到老年人之后,很多时候并没有觉察到这是一个需要给予特别关注的人群。或者即使觉察到了,也仅仅认为,给老年人做整理收纳没有年轻人那么容易而已。

最开始我们认为这只是随着年龄而产生的变化,但是后来我了解到,国际上其实是把老龄整理当作一个有难度的议题去进行深入讨论和研究的,并且最终得出了一套成熟的解决方案。

至于为什么要加大老龄整理的推广力度,是因为社会前景。这些年,老龄话题变得十分火热,各个行业也相继进军老年群体。随着我国老龄化程度的进一步加深,我们团队觉得老龄整理是相比较而言最有市场的。所以我们决定与美国ICD慢性整理无能研究所合作,于2023年上半年推出老龄整理专项认证课程。

图片

图:ICD课程给整理师带来更多能力

此前,CALO也研究总结了老龄整理市场发展的8个重要前提,在这里和大家分享:

  • 中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并呈现加速老龄化状态,国家重视适老化改造及环境建设。随着适老化硬件基础设施的发展,能够进一步提升生活品质的老龄整理也会随之蓬勃。
  • 因为老龄人口数量庞大,上海、北京和天津的老龄整理需求更大。从整理规划市场来看,上海、北京、成都是现阶段的热门市场。
  • 老龄整理的依据是老年人的生活需求,需要分阶段进行规划设计。面对60-75岁的活力老人、70-85岁的介助老人、85岁以上的介护老人和最后阶段的临终关怀老人,适⽼化改造设计的侧重都有所不同。
  • 居家养老成为首选,每个人的养老生活,都面临着居住空间和诉求的再整理。居家养老的环境和设施设备,都需要适合老年人的生理机能特征,增加老人在家中的安全性,便利性和科学性。
  • 老年人的家庭空间生活功能和家具配置细节等,需要更多专业的整理收纳支持。目前的居家适老化偏重硬件,在居住空间规划方面还有待加强。
  • 老年人收纳家具,在整理标准、黄金区域等方面,都需要专业研究。居家养老型老年人,卧室收纳家具存在着:低处弯不下、高处够不着、难以断舍离、年老忘性大,四大核心痛点。需要充分考虑老年人身体,老年人体工程学,利用黄金区域和不同材质的应用,对收纳行为进行一定程度的引导。
  • 门厅、卧室、起居室、厨房和餐厅,还有卫生间,是老龄整理收纳重点。从提升住宅内部功能空间来看,最需要关注的第一是门厅空间,第二是卧室和起居室,第三是厨房和餐厅,第四是卫生间。除此之外,药品整理也是老龄整理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内容。

图:CALO理事长敬子的老龄客户现场正在进行大量药品核查筛选

  • 老龄整理将与适老化改造紧密结合,整理师携手设计师共同开展服务。老龄整理的工作应逐渐前置到设计施工阶段,从源头上帮助老龄人群建立更舒适、便捷的居住环境。

图片

图:CALO服务之星果果老师的老龄整理现场

2. AgeClub:什么是慢性整理无能(CD)?它和老年人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敬子:学过生活整理的学员们都知道我们按照国际惯例会把客户分成三种类型。

第一种客户,只是不知道什么样的整理方法适合自己,但学习了方法以后就可以做到整理和归纳。第二种客户,人生有一些转折点、事件、情境,比如搬家、结婚、生病,导致暂时性的不能整理,在国际上被称为暂时性整理无能(SD)。第三种客户,由于脑功能导致的长期的慢性整理无能,国际上俗称慢性整理无能(CD)。

在实践中,我们能体验到SD客户有时间观念,可以集中注意力,但CD客户很难注意力集中,会经常走神,聊天,缺乏时间观念;SD客户可以独自完成作业,而CD客户没有生活整理师陪伴几乎不能独自完成;SD客户可以朝着目标选择适当手段,但是CD客户会在过程当中过分纠结于过程,很有可能放弃掉整理。

在CD里面又有四个细分,一是注意力缺失,二是囤积强迫症,三是老龄。还有一种是虽然不属于以上三种情况,但仍然有慢性整理无能的症状和倾向。所以慢性整理无能和老年人之间是包含关系。

图片

图:CALO上门导师魏小晖老师和服务之星Jenny的整理现场

3. AgeClub:老年人群存在慢性整理无能现象的比例大约有多少?是不是每个老年人都会出现慢性整理无能的症状?

敬子:这就涉及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概念,什么叫做标准意义上的老年人?

我们国家一般50+或者60+就退休了,但是不同老年人的老化情况是特别不一样的。55+的老年人可能存在视力退化、身体衰弱等情况,但现实生活中有些35岁的中青年身体可能也存在问题。

所以我经常和学员以及整理师们交流,我们不要太僵化地去看待这个问题。如果一个人有了慢性整理无能的倾向和症状,我们就用合适的方法去应对它。而不是说非要有一个很标准的判断,比如说老年人达到65+,就一定属于慢性整理无能了。

就比例而言,如果我们把55+的客户归纳为老龄客户,其中30%左右可能存在慢性整理无能的症状。

图片

图:CALO上门导师魏小晖的老龄客户家中的藏书众多

PART 02

心理健康与家庭矛盾:

老龄整理的疏导和调和价值

4. AgeClub:您遇到的老龄客户画像是怎样的?

敬子:我们遇到的老龄客户一般有三种。

一种是初老人群自己购买服务。就是50+或者60+的人群自己付费购买我们的整理服务。这类人群的购买力实际上是很强的,而且他们也愿意投资老龄整理服务领域。

还有一类是成年的子女想让父母过上好生活、提升父母的生活质量,于是购买整理服务,送给爸爸妈妈。在实践中这两种情况都有。

这两类是属于为老年人单独进行老龄整理。除此之外,有些老年人和子女住在一起,这种是家庭整理,比如说成年的子女想做一个全屋整理,而他们家正好有一个老人房。这种客户我们一般不把它单独算作老龄客户,只是在家庭整理中涉及老龄整理的一部分。

这种家庭整理的需求其实还挺明显的,因为在我们的习惯和传统观念中,父母跟子女住在一起的比例是非常高的,尤其是当父母年龄大了以后,子女往往会选择让父母和自己同住方便照顾。

图片

图:CALO理事长敬子的老龄客户搬家整理对比

5. AgeClub:在老龄整理和家庭整理的实践中会遇到困难或冲突吗?

敬子:会的。在单独的老龄整理过程中,老年人出于生活环境或者精神需求,有些时候不愿意去扔东西或者改变现有的居住环境,这可能会有一些冲突。

在家庭整理中,有些子女可能想让我们整理父母的一些东西,但是父母并不愿意,这其实也是实践中比较容易产生冲突的点,这里就涉及到家庭矛盾了。

很多家庭矛盾都来自于代际冲突和价值冲突,父母和子女在生活习惯和价值观念上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到了整理收纳的时候,这些矛盾就非常容易显现出来了。

图片

图:美国NAPO职业整理师薇姬

德拉奎拉《不要把我的记忆丢在垃圾桶里

——帮助老年人的分步指南》

6. AgeClub:如何面对这些困难或冲突?整理师在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敬子:我们作为生活整理师,要先做咨询,然后再以人为本给出定制方案。我们解决问题的方法和路径,特别适合跨代家庭和多人群居的家庭。

在单独老龄整理中,我们可能会与老年人交流,对他们进行疏导。首先,不一定要期待老年整理跟年轻人的整理一样,不要以断舍离或者特别简洁整齐的房间作为老年人整理的目标。其次,一定不要对老年人的价值观加以批判或者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他们。

回想起来,我帮助我妈妈整理时,多次对她进行了价值观评判。我当时觉得我讲的都是“正确的道理”,但我的潜台词实际上是:“这些都是破烂,需要清理。”我现在意识到这是错误的,因为只有尊重才是面对一个人最好的沟通姿态。

老年整理,更多不是讲道理,而是情感与沟通。

在家庭整理中,我们作为第三方,可能比较像一个协助性或调和性的角色。在家庭中,每个人的习惯和偏好是不一样的,这时候我们会运用专业能力去帮助他们,在各方之间进行匹配和调节。

在大多数时候,整理师的存在使问题更容易解决了。因为一般而言,大家都愿意听听除双方之外第三方的意见。父母和子女争论很久没有结果,这个时候再来看看我们有没有更好的方法。

在方案上,我们会尽量让双方都比较舒服和满意。我们不是把同样的整理标准用于每一个客户,而是会考虑这个客户的价值目标和生活习惯,再结合我们心理学的测评手段,给出一套独家解决冲突的方案。如果涉及慢性整理无能人群,我们还会有一些方法上的调整。客户对我们这种量身定制模式的认可度和接受度非常高,这样一来,我们就能成功地把冲突解决掉。

延伸阅读

CALO生活整理师魏小晖总结了以下“老龄整理注意事项”:

1.选择更大的标签提示;

2.采用更细致的分类提示;

3.建议更长的时间陪伴,倾听;

4.采用分时段,给予适当休息时间;

5.建议不强求,顺应内心;

6.合理的位置收纳,好用胜过好看;

7.不执著于数量多少,有时候数量是保障、安全感,也是体面;

8.分出一些给孩子、年轻人的耐心,长辈也需要更多关爱,这个关爱也并不难,就是坐下来“听他们讲过去的事情”;

9.如同每个成长阶段只能经历一次,我们都终将老去,长者就是我们的未来,我们怎么对待他们,将来也会赢得别人温柔的对待;

10.物品、空间对于人的感受,都不重要。尊重自己的感受,不留遗憾过完一生最宝贵。

PART 03

他山之石:

国际老龄整理经验的借鉴

7. AgeClub:您觉得和其他国家相比,我国的老龄市场有哪些不同?

敬子:第一点不同一定是我们的家庭整理。根据我和日美同行的交流来看,他们会比较惊讶于我们跨代同堂的比例。在美国,一般大家都是各自独立的家庭。日本的情况处于美国和我国的中间状态。总体来说,和我们不同,日本和美国“原居安老”的意识比较强。

第二点是商业养老化设施的建设。就我个人的观察来看,无论是设施建设还是政策支持,我觉得国外都更加成熟一些。所以相对而言,国外的老年人在这一方面的选择其实是更多的。

第三点显著的不同是日美的老年人是要工作的。这也是让我觉得很讶异的一点。我国老年人退休后基本上就是广场舞或者照顾小孩,但是其他国家的老年人甚至还从事一些体力服务工作,比如说开出租车,保持着一种与社会连接的状态或者说社会参与感,这个也是我目前观察到的比较大的不同。

8. AgeClub:您所提到的社会参与感的不同是否会影响我们借鉴他国的老龄经验?

敬子:我的个人体会是,由于在中国的家庭和社会观念是不太强调个体而是更多强调集体的,所以像美国和日本整理经验里的个人需求和诉求这类太过个性化的方面,在我们这里可能不大好操作。

除了经验本身之外,在推行过程中的差异也是比较大的。其实我们的整理收纳方法是非常受到年轻人以及高知高财富群体欢迎的。因为我们的理念和他们的是相符的,比如说尊重人性、考虑科学的、心理分析等,而且这也是一个长期的、可复现、可维持的方案。

这种整理的方式方法对于这类年轻高知人群来说可能算得上是天经地义,但是在老年群体的推行上可能不像其他国家那么容易被接受。

图片

图源:CALO上门导师魏小晖的老龄客户整理后照片

9. AgeClub:在老龄整理师的培养方面,我国和其他国家相比有多大差距吗?

敬子:国际上整理收纳发展的时间比较长,有好几十年。但在我们国家也就这么几年的时间。所以我们等于是在非常浓缩的时间里把其他国家几十年的路全部压缩走完。

所以这里边既有国人刚刚接触收纳整理时候的兴奋,也有国人对于断舍离哲学的不理解,这两方面是同时存在的,这种冲突很激烈。

总体来说,因为中国发展的速度太快,所以很多事情很混杂。像在美国,培养一个能够应对专业问题并且具有实践能力的CD整理师的周期是非常长的,必须先经过基础学习的认证,然后再依次通过一级、二级和三级的专项认证,大概的学习周期是近20个月,并且在学习过程中还要经过督导。再加上后期的实践,一个真正的老龄整理师可能得经过三四年的打磨。

但是我们这里的特色是,快速。因为我们必须尽快赶上国际的浪潮,所以我们不得不加快培训的速度。

除此之外,尽管我们CALO是秉着严肃严谨的态度去做一些前沿深入的培训,但是现在中国的整理收纳市场上,还有非常多人在做割韭菜的项目,这其实对想成为整理师的人来说是很难分辨的。只能说现在中国的整理市场还是比较鱼龙混杂、真假难辨,和其他国家相比,还处在发展的过程中。

图片

图:美国ICD认证系列课程分级体系

PART 04

自我发展与跨界合作:

老龄整理的未来与展望

10. AgeClub:老龄整理行业未来可能有哪些商业模式?

敬子:第一种模式是大型家政公司的业务拓展。因为这些大公司手上有很多客户,所以对他们来说最合适的做法是把老龄整理发展成为一条专门代劳服务的业务线。

但是这类公司里面整理师的工作是由公司安排的,公司接受客户订单,派出公司里面的人员上门整理收纳,这是一种派单制。

对于整理师来说,如果不想自己去经营或者拓客,最适合的工作方式就是入职或者挂靠在家政公司名下。这种形式的服务价格相对而言是比较实惠的,但是毕竟客户基数大,市场收入也还算可观。

还有一种模式最近也在中国开始出现,未来可能会更多。这种模式以整理师个体户、工作室或者小微企业的形态进行注册,是自雇式的团队服务形式。

这种服务的方式方法类似于所谓的独立设计师,是由整理师自己出来独立做交付并完成服务。好处是灵活性高并且服务深度深。

我认为从整理收纳的角度上来讲,这种模式的效果实际上是更好的,而且服务周期更长,和客户深入交流的程度也是更高的。

11. AgeClub:最近正是适老化改造的热潮,您有没有想过在这方面进行跨界合作?

敬子:虽然目前我们在这方面的交流和接触并没有很多,但是未来有合适机会的话我们非常愿意在适老化改造领域进行合作创新。

尽管我们所做的仅仅是老龄整理和收纳,但是在很多时候,我都会觉得客户家里的很多地方真的很需要适老化改造。但是我们完成收纳后,没有能力去帮客户加装扶手或者改造浴室,因为这已经超出我们的专业范围了。

但是如果我能有相应的合作资源,那么我就会根据客户的需求进行介绍,这样一来能够让客户费最少的心思拥有一个更为舒适的家。我觉得这种互相连通挺好的。

除此之外,我觉得在设计阶段也有合作的空间。比如之前一个中老年客户定制家具的时候,他对这个家具能不能很好地完成收纳任务十分怀疑,所以他让我帮忙看一下图纸,看看有没有值得改进的地方。

所以在未来,如果客户能了解到整理师能够在这方面协助家居设计师一起做设计的话,他们可能会对这样的定制和合作更为满意。

总体来说,我觉得在适老化改造方面进行合作的话,是需要大家一起费心思的,希望在未来能够与有相同意愿的设计师、建筑师和家具厂商、适老化空间进行沟通合作,一起为老年人创造更为舒适和安心的养老环境。

-END-

本文来源公众号“ AgeClub ”,AgeClub经授权发布,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AgeClub立场。

用户头像
发表文章51篇
热门文章
合作对接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