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eClub

专注中国老年行业商业创新

老年服务

洞察 I 面对疫情,我们终于看到了养老机构“抗经济波动”的一面

撰文 | 养老行者1988  编辑 | 贾倩

团队寄语:

面对这次疫情,让我们看到了养老行业,尤其是养老机构、养老社区(CCRC)等实体运营业态, 在面对“整体经济波动”时,所释放出来的“稳健”、“抗风险”能力。

而我们也同样坚信:面向中国经济的未来走向,这种“面对不确定性环境下的确定性能力”,将使养老行业得到越来越多的资本青睐,迎来新一轮的发展红利期。

纵观中国5000年历史,“庚子年”往往意味着多灾多难,2020的这个春节,恰逢庚子,整个中国都陷入了一场与“新冠肺炎的战疫”。

战疫的背后,除了无数生命与病毒的艰难斗争外,同样艰难的,是对整个经济,尤其是对实体经济的毁灭性打击。

然而,相比于酒店、餐饮等实体经济的“伤筋动骨”,同样作为“实体经济业态”的养老机构,特别是那些已经实现高入住率,进入稳定运营期的养老项目,面对此次疫情,却展现出“极强的抗风险能力”。

真是没想到,很多养老企业在战略研究阶段总结的养老行业和核心优势——“具备较强的抗经济周期、抗风险能力”的论述,在这个历史节点上,呈现在我们眼前。

我们采访到3位养老机构经营者,这其中,既有投资人、创始人、也有地产公司的职业经理人,他们所经营着的业态,除了养老,也有家政、餐饮、酒店、办公、地产等。

1. 养老机构VS家政

A公司在北京运营着1个养老机构和3个养老驿站,这家背景为家政的公司早在2015年就开始“试水养老”。

而试水的第一个养老项目选择了一个位于北京近郊的小型养老机构(养老照料中心),之后又在社区居家养老政策红利下,先后获取了4家养老驿站的运营权。

谈到为何当初选择了从“家政到养老”的战略转型,创始人L女士表示:“一方面是由于家政行业早已进入饱和状态,市场竞争激烈,利润空间有限;一方面是看好养老产业的未来发展,而家政与养老,尤其是与社区居家养老之间,有着天然的互补效应。”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却略显骨感,A公司在转型养老的这5年时间内,不仅没有获利,还几乎将家政业务的原始积累消耗殆尽,更不止一次地想过放弃养老,回归家政。

然而,这次疫情却彻底改变了L女士的想法,因为:

自疫情爆发以来,A公司的80%以上的家政业务几乎面临停摆,春节前回家的阿姨出不了村,到了北京也进不了小区,许多客户对阿姨上门更是心存顾虑,整个家政行业在“供需两端”都出现了严重脱钩。

而这只是中国家政行业的一个缩影,据资料显示,此次疫情对家政业将带来损失至少3000亿元,涉及到70余万家企业,3000多万家政从业人员。

就在家政业务受到重创的同时,A公司却发现旗下的养老业务相对平稳——养老机构因为早已实现满入住状态,这次疫情并没有造成实质性冲击。

旗下的4家养老驿站因为政策要求已基本关停,但因为没有房租压力,且人力配比不高,也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

谈到未来的公司发展,L女士表示:“将会把更多的公司资源放在养老业务,尤其是养老机构这种抗风险性强的业务业态,但对于没有床位设置的养老驿站项目,他们会更加谨慎”。

的确,床位对于一家养老公司,永远是最靠谱儿的、最值得信赖的“伙伴”。

2. 养老机构VS餐饮

W先生在北京主城区运营着2个养老机构和3个养老驿站,是最早一批进入养老行业的民营企业。

与业内其它养老公司不同,W先生的养老机构和养老驿站均维持着较高的利润水平,平均毛利润率超过40%。

想必,这么高的盈利能力一定超出了很多人对“养老行业不挣钱”的固有认知,而W先生的养老项目之所以如此挣钱并不是因为专业,而是它把养老当成“一门生意”、“一门买卖”。

用W先生的话说:“都说养老不挣钱,怎么会不挣钱呢?我是干餐饮的,我觉得养老院的利润并不低”。

的确,W先生是干餐饮起家,目前除了养老机构和养老驿站,他还经营着几家餐馆,春节前所有餐馆早已订满了年夜饭,为此他提前储备了大量食材,留下了餐馆的额全班人马,准备像往年一样大干一场。

但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这一切准备都变成了巨大的“包袱”,据W先生说,一进一出,在不算租金的情况下,每个餐馆亏损至少在50万以上。

而与这些餐馆的惨淡相比,W先生的2个养老机构和3个养老驿站却成为他的“救命稻草”。

目前这2个养老机构共入住200余位长者,基本是满入住状态,经营平稳,3个养老驿站都带有床位,可实现良性运营。

此外,养老机构和养老驿站还消化掉了几个餐馆春节前囤积的大量食材,餐馆留下来的员工也加入了养老机构厨房,提高了向周边社区供餐的能力,进一步减少了餐馆的损失。

就在去年,W先生已经把其中一个面积较大的餐馆改造成了小型养老机构,他说:“干餐饮不仅累,还要应对方方面面的关系,不如踏踏实实干养老院”。

这次疫情,更坚定了W先生干养老的决心。

3. 养老机构VS地产、商业、酒店、办公

B公司隶属国内某知名综合性地产集团,养老项目集中分布在全国一、二线城市,与大多数地产背景的养老公司一样 ,长期以来,养老业务在公司内部依然处于“边缘化业务”。

然而,此次疫情,却让B公司成为了集团内部热议的话题,因为除了养老业务以外,集团内的地产、商业、办公、酒店等业务几乎面临着全线崩溃。

据B公司高管Z先生介绍,自疫情发生以来,地产商品房销售为0,酒店房间出租率不足10%,而商业、办公还要面对给租户免租的巨大压力。

而此时,养老业务的稳健无疑给集团带来巨大的触动,面对地产转型的大环境,养老机构的抗经济风险成为集团重要的结构性业务补充,虽然利润率低一些,但充足的现金流和稳定性,在这个时代,显得尤为珍贵。

目前,集团已经重启关于未来加大养老业务投入的专题研究,并安排B公司重新梳理养老业务战略规划。

与B公司一样,C公司、D公司也已经开始重新审视养老业务对集团的战略意义,养老行业的价值如此鲜活的展现在我们眼前,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结语

此外,我们还调研了10家基本满住的养老机构在春节期间回家的长者占比,这个数据的平均值是7.5%。

也就意味着此次疫情对养老机构的收入端的波动并不大,放眼其它实体经营业态,几乎无出其右。

不过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对于那些入住率低于30%的养老机构,这次疫情却又是致命的,巨大的固定成本无法摊销,也错过了春节后的入住黄金期。

但无论如何,面对此次疫情,我们终于看到了养老机构“抗经济波动”的行业优势并非一句空谈,对于整个中国养老行业 ,这绝对是一个积极的信号。